小野

等你下课

推荐!!!!!!你的每一篇文,我都想推荐!!!!

-王加王-:

大噶 看标题就知道这应该是一篇一个礼拜之前的脑洞
流感使我效率低下˃̣̣̥᷄⌓˂̣̣̥᷅
岁末年初的一定注意身体啊 高温惊厥真滴可怕



 
 
01
 


 
喜欢你的第715天:
 


终于来到了B城,在你宿舍附近租了一间公寓。这个小巷子还蛮安静的,适合学习读书,也适合开启一段新生活。搬家的时候,又翻出来你当年送我的那支花,我把它做成书签了,想你的时候就看一看。心里期待与你不期而遇,却又有些怕。巷子口有家山城老火锅,晚上去替你侦查侦查,看看正不正宗。你一定常常和朋友来吃吧,还把开一家火锅店当成梦想吗?
 
    


操场边的木质秋千架,细碎的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斑驳而下,王俊凯戴着耳机,全神贯注在纸上沙沙涂写。左肩忽然一沉,靠上一颗小脑袋,得寸进尺般小幅度撞他的胸膛,手下失了分寸,一撇画成一捺。
 
 
“我头好重啊,你快给我找点东西吃,我就不撞你了。”
 
 
秋千太小了,歪着不舒服,王源干脆滑下来躺他大腿上。
 
 
“又没吃早饭?”
 
 
王源撇了撇嘴:“我等你吃火锅呢。”
 
 
收拾了背包,王俊凯好脾气地没去计较。平时上学放学,路过早餐摊捎一份儿捎习惯了,一放假见不着,手也伸不了这么长。想都不用想肯定跟午饭连一起,单拿今天来说吧,约的九点,十点去了个电话,王源还在被窝儿里哼哼唧唧。得亏他很有先见之明,等人的这段时间完成了开学要用的发言稿。
 
 
见谁都守时,就他这儿讨余地。
 
 
耳机里的歌换到了周杰伦的《安静》,王俊凯忍不住跟着哼哼了两声儿,没什么理睬人的打算。抬了抬腿,小脑袋挪开了胳膊又被挽住:
 
 
“你理理我,王俊凯,你理理我。”
 
 
他也没带包,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变出一支玫瑰,献宝一样举到王俊凯面前。
 
 
“喏,送你一朵发发,不生气好不好。”
 
 
“你哪买的?”还带着露水。
 
 
“我家楼下啊。哇塞,今天七夕节你不知道?”
 
 
王俊凯挑眉:“这就是你约我出来吃火锅的理由?”
 
 
“嗯,你不觉得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,同为单身狗,我们应该用火锅填满自己的胃,而不是狗粮吗?”
 
 
“...”
 
 
事实证明,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,就算是热气腾腾的火锅店,也到处充斥着恋爱的酸臭味。王源盯着旁边一桌你喂我我喂你,任毛肚在锅里翻滚变成老毛肚的情侣,一时间失去了梦想。
 
 
王俊凯也被恶心到了,故意催促:“吃啊,没吃早饭特地点的三盘鸭肠,你这才解决了两盘呢。”
 
 
“说我,你的豆腐好了。”
 
 
光顾着给王源捞鸭肠了,早先下进去的豆腐一碰就碎,王俊凯没办法用漏勺撩,条件反射又顺手往王源碗里堆。
 
 
“哎哎哎我的哥,我有了。”
 
 
“你有了啊?”
 
 
“对啊,我就是提醒你吃豆腐。”
 
 
王源说完才觉出不对,对面的人笑得一脸荡漾,桌子底下给了他一脚。
 
 
“嘶,小垃圾。”
 
 
“火关小点,热死我了。”
 
 
吃完又去了电玩城,夹的娃娃塞满了王俊凯的书包;KTV,一场周董迷弟和JJ铁粉的较量;电影院,爱情故事很感人,王源靠着王俊凯也睡的很香。晚上又溜达到了江边,平时没什么人的大马路,今天也多的是打啵儿的情侣,自行车都租不到。他们只好打着滴流滑到了岸边儿,这里确实没有人,也没有光,特别特别暗。
 
 
江风吹一吹,身上的火锅味儿去了个七七八八。
 
 
开学就是高三了,今天玩得很疯,权当是受刑前的最后一次放纵。本来可以很圆满,如果不下来的话,王源一边挠着脸一边想。水边的蚊子太凶了,走了会儿神,右脸上老大一个包,多有损颜值啊。
 
 
“别抓,再抓就红了。”王俊凯给他把手拽下来。
 
 
“无耻,趁天黑偷袭我。”
 
 
“你就当它偷偷亲了你下,又不好意思飞走了,所以就给你留下一个蚊子包。”
 
 
王源忽然转过身,很认真地开口:“我希望喜欢我的人要亲就直接亲,不要偷偷的偷袭,在我右脸上悄摸点了一下过后,又胡扯什么说自己是不小心的。”
 
 
没有光,杏眼灿若星辰,目光如炬洞察一切。王俊凯不自在地摸摸嘴唇,这小孩儿太敏锐,以后在电影院摸着黑也不敢干坏事了。
 
...
 
 
夹着玫瑰花瓣的书,连带着无比珍贵的一段记忆,被小心翼翼地摆在床头最显眼的位置。王俊凯抬头看了看表,五点半。揣上钱包钥匙锁了门,这个点儿饭馆才刚开始上人,火锅店还要再晚点儿。他进去的时候一个人没有,老板热情地迎上来问他要什么锅,王俊凯瞄了一眼菜单,笑着摆摆手:
 
 
“不了,我不是来吃饭的,就想问问您这招兼职吗?”
 
 
结果当然是热脸贴上了冷屁股,变脸比翻书还快。老板用下巴指了指墙角的招聘启事:
 
 
“端盘子刷锅,都三千一个月。”
 
 
小伙子长的也是一表人才,端盘子还能招揽招揽顾客吧,大冬天的手在冷水里泡一天也不好受。他却选择猫在后厨对着飘满油花儿的水池子使劲,这时候知道怕丢人了,怎么不趁着年轻好好读书考个好大学呢?
 
 
在火锅店打工,王俊凯自己可舍不得吃这一顿,拐个弯儿上旁边的煎饼摊买了个煎饼就当晚饭了。临走了不忘多问一句招不招兼职,摊煎饼的大娘倒是很热情:
 
 
“可以是可以,阿姨给不了你很多钱。”
 
 
一问才知道这大娘也是退休了闲着没事儿出来摆摊,做做煎饼,一般都只卖早点待不到晚上。合了王俊凯的心意,他也只是想早上摊个煎饼,中午晚上还有的忙呢。
 
 
和大娘聊了一会儿往回走,正赶上C大的学生下晚自习,小巷子里一下子热闹起来。C大也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好学校,尤其医学院,个个都是王牌专业,学生们都拼了命使劲儿地学,较高考有过之而无不及。王源刚做实验不觉得饿,面对一桌子的零零散散的器官,想有胃口也难。这一会儿路过巷子口,闻着正宗的老火锅味儿,肚子里的馋虫就开始叫唤。
 
 
玻璃窗透过去满满当当都是人,越到晚上人越多。想山城的火锅一条街,都是通宵营业,香飘十里的。他站在门口望了一会儿,天上开始飘雪,丝毫不影响店里生意的红火。出来上学以后就很少吃火锅了,不是没了那个味儿,只是缺了某个人。
 
 
一声不吭的,从他的世界里消失,没有比王俊凯更混账的人了。
 
 
人间蒸发一样。家庭住址换了,电话号码换了,所有一切能找到他的蛛丝马迹都抹的干干净净。班主任也是后来才知道他家里出了变故,最后一门英语都没去考,成绩出来自然什么好学校也够不上。可惜了一个好苗子,尤其英语这门,几次模拟王俊凯都接近满分,本是有望冲击状元的啊。
 
 
是什么变故,让一个天之骄子,宁愿放弃自己的大好前程?
 
 
王源还记得高考一百天立誓词,打着领带的王俊凯,普普通通的校服外套硬是让他穿出西装笔挺的感觉。右手握拳冲着太阳穴,一字一句,铿锵有力,壮志凌云。王源不相信他会违背亲口立下的誓言。
 

胆小鬼,都笨死了。
 
 
 
 
02
 
 


喜欢你的第921天:
 


     今天差点以为会被你发现,还好被我机智地蒙混过去,又给你多加了一个蛋。你戴耳机扎着小揪揪的样子真的可爱死了,在听什么歌呢,肯定都是JJ的吧,毕竟不会有人强行更改你的歌单了。黑眼圈又有点重啊,考试周是不是又熬夜了,该做的做对了就没啥大不了的,学医确实很苦,也不要太逼自己啊。真怀念以前那些一起拼搏的日子,你再等等我,我就快要追上你啦。



如果说别的专业考试月是修罗场,医学院的真称得上是十八层地狱。一本一本砖头一样的大书,一天一门课,一周一学期。尽管平时已经很用功了,王源还是连着熬了好几个通宵,早上闹铃叫了五遍才起。


镜子里的人,大大的杏眼下面挂着两个异常明显的黑眼圈,刘海儿也长的扎眼,哪里还有医学院院草的风范。随手拿了个猴皮筋儿把头发扎了起来,特殊时期也管不了这么多,披上外套就出了门。


出来的早,小巷子里只有一家煎饼摊在卖早点。上学期王源就常吃他家的煎饼,本来是没有吃早饭这个习惯,可每次一路过,这小哥就扯着嗓子卖力地吆喝。他明明记得之前是个大娘在这摆摊,心里暗自猜测这可能是人大娘的儿子,可真孝顺啊。


百分之二十的原因,声线和王俊凯出奇的相似,百分之三十,口罩上的一双桃花眼也惊人的吻合,剩下百分之五十,每次都多加一个蛋,才让口味挑剔的他认定了这家。


来的次数多了,小哥也会和他打招呼,一般就是酷酷地点个头,问他吃什么。 今天不知道怎么了,看到他明显一愣,桃花眼笑得眯了起来,和某人更像了。


王源用手背蹭蹭脸:“我脸上有东西吗?”


小哥低下了头,专心摊面饼,颤抖的声音暴露了努力憋笑的事实:“没,发型挺不错的。”
 
 
 “兄弟,你很有眼光。” 王源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。


“这发型多酷啊,以前有个人,每次我一扎就骂我傻,你说他是不是不懂审美。”
 
 
“嗯。” 
 
 
 “可是他走了,我居然连他骂我都挺怀念。”


一个人絮絮叨叨,没指望收到什么回应,单纯倒一倒积压的心里话。


“不傻。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不傻,很可爱。”


白净的侧脸爬上一丝红晕,被夸地突然,王源一时也不知道接什么好,干巴巴回了一句谢谢。


“那个,夸女生才用可爱,夸男生都用帅。”


“夸你,又帅又可爱。”


王源接过包的好好的煎饼又道了谢,心情有点复杂。


...


离高考还有二十天,三诊刚刚结束,又是几家欢喜几家愁。晚自习课间王源照例拉着王俊凯去操场上散步,他最近状态不是很好,大概是到了什么瓶颈期,文科看什么都记不住,理科算什么都算不对。


“王俊凯,你考的怎么样?”


“该做对的都做对了吧,没啥大不了的。”


王源抓了一把绿色的草皮,翻起来一堆黑色的颗粒。


“唉,我课内阅读都快当课外阅读做了。”


晚上宿舍里王源翻来覆去睡不着,快临近考试了,大家都调整状态早睡觉,就他怎么也调不过来。王俊凯睡的轻,床又挨在一起,一翻就醒。打了小灯去瞧,王源这会儿已经很久没睡过了,整张小脸儿皱在一起,黑白分明的杏仁眼里掺了点血丝儿。


“我怎么就是睡不着呢!”薄荷音急得要崩溃。


过了一会儿又呓语一样:“我又睡不着了,我想睡的,可我睡不下去。”


王俊凯给他盖好了被子,让他躺好了,一下一下拍着后背:“别急,你慢慢睡,睡不着就好好躺一会儿,别着急。”


尽管还是入睡很慢,床头那盏小灯和王俊凯轻柔的动作,成了最后几天最好的安眠曲,意外的心安。


...
 
 
晚上看门的大爷和王源一块儿出来,拍拍身上的草屑,王俊凯也跟着爬起来。这几天王源都是最后走的,他干脆就躺在操场上等他,再一路陪着回去,只不过不让对方发现罢了。
 
 
操场上没有灯,人一静下来,就很容易陷入回忆,而且找上门的往往是不那么美好的回忆,好比这一年来过山车一般的变故。


谁又能想到,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,短短一年内煎饼会摊的这样好?


高考前十天,突然接到父亲病危的电话。为公司的事积劳成疾,局外人冷眼旁观,局中人落井下石,回天无力以致一病不起。家里能卖的都卖了,照着巨额的医药费,却还差着那么一截。


怪不得之前给家里打电话,母亲只说让他留校安心读书,有什么事高考结束再说。


那曾经伟岸如巨木的存在,浑身插满冰冷的管子,安详地躺在病床上一动也不能动。鬓角花白,王俊凯之前总觉得父亲为了工作忽视了这个家。时至今日,他才明白,这个宁愿自己饱受病痛的折磨,也不愿耽误儿子大好前程的男人,为这个家付出的,远比想象中的多太多。


而他呢,几乎没有承担过一点做儿子的责任,眼睁睁看着父亲离自己越来越远,却无能为力。


学习,他除了学习什么都不会,百无一用是书生。


浑浑噩噩地从医院出来,如果可以的话,他肯定毫不犹豫选择用前途去换父亲的命。可高考分数不是钱,他就算考了理科状元,又有什么意义呢...


等等,谁说高考分数换不了钱。


他想起来一个多月前那通陌生人打来的电话。像他们这种发挥稳定的尖子生,通过某些特殊途径,总是早早地被代考机构盯上。应届生总是比大学生好上一些,尤其是那种家里有钱想冲名校的,张口就开了三十万。不过王俊凯当时就当个笑话听过去了,没有人愿意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,三十万不是个小数目,但对当时的他来说,也不过就是几个月的零花钱。


现在,却摇身一变成了救命的钱。


谢天谢地,没有被发现。谢天谢地,父亲的病在好转。当母亲知道这笔钱的真正来源后,破天荒给了他一耳光:


“你糊涂啊!”


却还是瞒着父亲,他再也经受不住更多的刺激了。收拾了去B城的行李,告诉父亲他被C大最好的专业录取。母亲去送的时候还是流了泪:


“复读,考不上,别再回来。”


人情冷暖算什么,饥寒交迫算什么,从头再来算什么。一家人好好的,每天还能看到心爱的人,王俊凯已经很满足了。


唯一对不起的是王源,王源肯定恨死他了,约好了要上同一所大学,还住一个宿舍,每天给你带早饭。专业不一样不能一起上课,那就约自习,晚上陪你去吃最爱的老火锅当夜宵,夜里也不会睡不着。


王俊凯以为他那么拼命,那么拼命地学习,被放了鸽子,以王源的脾气,该会是很生气的。可今天早上那一句怀念——


原来爱,真的可以有回音。



03



喜欢你的第1108天:


音乐和爱你这件事,我一直没放下。




考试月过去了,又迎来了小学期。医学院考的早,虽说考完还有课,但看着全校陷入紧张兮兮的复习氛围,课再多也心情舒畅。


每年也就是这种时候,体验一把王牌专业的优越感。


但即便是这种时候,也不能阻挡妹子们对颜值与才华的追捧。小巷子最近来了位弹吉他的卖唱歌手,一首《告白气球》深情又俏皮,俘获了无数少女的芳心。


舍友何文想看现场好几次了,偏偏这人总是趁着他们有课的时候去唱,没有一次撞上过。究其原因,何文女神朋友圈转了唱歌的视频,那花痴犯的,差点儿就非君不嫁了。所以就算翘课,也要瞧瞧这哥们儿到底有什么迷人之处。


“有病吧,你女神不是转发了吗,你就从手机上看看不行吗?”


“哎,源哥,这你就不懂了。一个人的气质、谈吐、性格,单靠一个视频怎么能看得出来。我要好好地看看这哥们儿到底是何方神圣,然后照着努力,总有一天我女神会接受我的!”


“反正我不去,下节金老头的课,被发现会死的很惨。”王源不为所动。


“你等下,我给你找找那个视频,我跟你说,你看完肯定也想去...”


...


附中的毕业典礼,学校放在高考之后举办。女生统一着晚礼服高跟鞋,男生则是清一色的黑西装,标志着迈向成人世界的第一步。小礼堂酒水糕点,中西合璧的菜肴一应俱全,高中三年,学校最大方的一次,没想到居然是散伙饭。


掀上去的锅盖头,精致的妆容,一个赛一个的光彩照人。


今夜是年轻人的主场。而整场晚会最吸睛的,还要属聚光灯下贯穿全场的男女主持。条条框框都省了去,也没有枯燥的发言,气氛能不能带上高潮,鼓动年级里的男一号女一号上台,全凭一张嘴。


上高中后王源就不怎么上台主持了,这次却出人意料的自告奋勇,丰富的经验加上风趣幽默的主持风格,刚开场就博得了满堂彩。


“看不出来,小王深藏不露啊。”


王俊凯他们这桌的同学大都是自己班的,知道王源平时和他关系好,好多年的交情了,表情一致略带揶揄地逗他。


只抿水,王俊凯也不答话。


“喔,下面到了大家最期待的环节,你们想让谁上台,大声喊出他的名字吧!”


王源还真的是很会炒气氛,话筒对着台下,右手做了个小喇叭放在耳边,杏眼亮晶晶的,就是嘴巴不太乖。粉嫩的唇瓣一开一合,做出的口型,“王俊凯”三个字快要把礼堂的屋顶掀翻。


俏皮地眨眨眼,每次恶作剧成功后不经意的小动作。


他只是想叫王俊凯上来说说话,西装革履的看着心痒,这人却带上来一把木吉他。


他低低地笑:“一首,适合睡觉听的歌。”


王主持屈尊降贵地为王校草举着话筒,配合得很夸张:


“啊,那一会儿你唱完大家都睡着了,岂不是要怪我叫你上来啦。”


“用不着等到唱完。”


“他每次听到一半就睡着了,这一次,可一定要听好了。”


“哪里有彩虹告诉我
能不能把我的愿望还给我
为什么天这么安静
所有的云都跑到我这里”

...


“王俊凯,我又睡不着了。”


“嗯?你在哪儿呢?”


“我在床上呢。你是不是睡了,早知道你睡了,我就不打给你了。”


“没,我醒着呢。”


“...”


“那你,给我唱唱歌吧。”


“嗯,想听什么?”


“周杰伦的吧。”


...


“看不见你的笑 我怎么睡得着
你的身影这么近我却抱不到
没有地球太阳还是会绕
没有理由我自己也能走”


电话那头逐渐平稳的呼吸声,话筒这头陡然汹涌的情绪浪潮。王源原以为柳暗花明,他们之间的那层窗户纸终于要被捅破,可王俊凯就真的只是认认真真地唱完了歌,一反常态地道谢后径自下了台。


然而,王源万万没有想到,这竟是一首道别的歌。


晚会结束后,找遍了全场都没见人影,问了班里才知道进行到一半,那人就有事先行离场了。再之后,微信不回,电话不接,王源实在坐不住了去他家找人,却被告知这家人已经搬走有段日子了。


没有说再见,夏去秋来里失去了联络。


...


“亲爱的 爱上你
从那天起
甜蜜的很轻易”


“亲爱的 别任性
你的眼睛
在说我愿意~”


说是卖唱,并不指望能挣到钱,王俊凯只是怕太久不弹了手生,检验检验技艺是否倒退。也只有音乐,能让人暂时忘记现实的残酷,治愈心灵的伤痛,带着更多的美好生活下去。


周董发新歌了,今天就少唱了一支,背起吉他准备回公寓细细品味。


“人呢,就是在这儿的啊...”


“哎,王源,你去哪?”何文挠挠头,刚不还说不来的嘛。


远远的,木吉他搭一件水洗牛仔外套,化成灰都认得。用脚尖踢弄路上的小石子,老是走着走着就摔了,王源会笑得扶不住墙,第一时间替他拍掉裤脚的尘。


走着走着就散了。


“王俊凯,你去哪儿?”


一个人的名字是灵魂的咒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你就会遇到这样一个人,纵使你的名字被旁的人念过千千万万遍,他喊你名字的方式,都会不可遏制的变成念念不忘。那一刻,你控制不住转头去寻找的动作,代表着你所有的坚强全都功亏一篑。


在舌尖滚上一滚,尾音上翘,状似撒娇。是了,那个总爱把最后一个字拖长音的小朋友,他问他去哪儿。


何意百炼刚,化为绕指柔。


“王俊凯,我在这儿,你要去哪儿?”


后腰与小臂的缝隙间,闯进来的十指在腹部扣住, 头抵上背,完成一个拥抱的动作。


他好瘦啊。



“你怎么了?”


“我没关系啊。”


他比他高一点点,力气大一点点,却轻而易举被转了过来。王源的薄荷音,他不爱发脾气,什么时候都轻轻稳稳,这几句,全靠嘶吼:


“你都这样了没哪门子关系?你跟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?”


“王俊凯,你把我当什么。”


“王源儿,你不要生气好不好。”


心头雨落下来,灵魂游回安放处。人生海海,潮起潮落,他是他温柔的蓝色潮汐,生根的绿色荒岛,始终如一的信仰,幸有水来山未孤。


童言稚语,一起长成厉害的大人。


“我把你,当成要走一生的人啊。”


那双十指纤长白皙弹钢琴的手,被小心翼翼收进口袋里,是心照不宣求和的小秘密。泛红的耳廓配上微醺的侧脸,嘴上只管倔强道:


“你别这样,我们还没好呢。”


他笑着抱住他:


“总会哄好的。”




尾声:



“怎么还不来啊...”


新生报道日,寝室里就王源一个提前回来。摊煎饼的换了人,他也一并再次丢掉吃早饭的习惯,起了个大早坐离校门最近的湖边就开始等。期间为好多过路的学生家长指方向,和门卫大叔闲扯,逗一逗行政楼下舔水喝的小奶猫,左等右等,太阳都上头顶了,也没见王俊凯人影在哪儿。


该不会,又是骗他的?


王源止不住地胡思乱想,有了前科,这货在他这儿的信用度直线下降。


“想什么呢?”


后背被拍了一下,吓得人险些跌到湖里去。


“看见我这么激动呀。”


“激动个屁,烦死你了。”


把人拉起来,唇畔偷了一个吻。


“你行李呢?”


“啊?我先放宾馆了。”


没来得及回味嘴角的薄荷清香,后脑勺跟着就挨了一下。


“你傻不傻啊,嫌钱多吗,怎么都不提前问我一声?你之前那个公寓我又租下来了,等你军训完咱俩儿就搬出去,报道这两天就先在那边住着。我都想的好好的,赶紧把宾馆退了,这个时候最贵了,宰死你不偿命。”


王俊凯也不讲话,就看着他可劲儿地笑,虎牙猫纹一应俱全,模样要多傻有多傻。


“你还知道笑,你笑什么笑,听见没有啊?”


“你再说两句,我听着呢。”


“你不许笑。”


“好。”


完了完了,王俊凯究竟知不知道桃花眼的杀伤力有多大啊。他真不笑了,似勾似夺,含情脉脉,能让王源一肚子的话都羞回去。


“算了算了。走,源哥请你吃三百块钱一条的酸菜鱼。”


“我请你。”


“...”


“小凯,你实话跟我说,你是不是又...”


“别瞎想。”


“假期帮人写程序挣的钱,虽然不多,请你吃顿饭还是请得起的。”


安抚性地捏了捏小兔子后颈处的软肉。小老虎好坏啊,他这里最敏感,一碰就不受控制软了脚,气势全没了。


“当初报这个专业,也是因为来钱快。你就算一顿饭都给我吃光了,用不了多久我就又挣回来了,不要不开心啦。”


“你瞎说,我又不是饭桶。”王源双手捧住他的脸,从前满满的胶原蛋白都不见了,脸颊两侧也没什么肉。


“我是我是,你不爱吃的都给我,我是你的专属垃圾桶。”


“不行,你要吃好的,你要给我胖回来。比我重一点点,我就允许你比我高一点点。”


“都听你的。”


别的什么悄悄话,让他们自己慢慢说。岁月带不走的东西有两样,弥香的酒,山城竹马十指相扣的手。



-fin?-



评论

热度(59)

  1. 小野-王加王-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推荐!!!!!!你的每一篇文,我都想推荐!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