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野

尾巴不能碰

萌到我了!

-王加王-:

*居家好男人x小兔仙


*妈惹被这只兔兔萌死了!


*去年看zct的时候 我妈给我喝了两个月的柠檬水 赵店长有毒


 


 


奈良的四月,山樱盛放,木屋町的夜晚缀上淡黄淡白的小灯,倒影于潺潺的流水之中。该地是一静谧的赏樱处,运气好巧遇樱吹雪——芳菲四月天,何似在人间。


 


 


王俊凯擦干净最后一摞盘子上的水滴,从角落的储藏柜里翻出一个布袋,到后院收拾白天喂剩下的鹿仙贝。


 


 


这种专门用来投食的仙贝,原材料是无糖无油的米糠和小麦粉,不会对鹿的身体造成负担。都说鹿是温顺的动物,王俊凯扶额叹息,不给吃的会用嘴巴拱来拱去催促,分明难缠的很啊。


 


 


“咔哧咔哧...”


 


 


呀,有小可爱从公园跟回来了吗?


 


 


王俊凯回前厅取眼镜,老板娘招呼他一起喝清酒。要赶紧处理完鹿仙贝——端菜大叔是个酒鬼,晚一点可就一滴不剩。


 


 


重新找回失落的焦距,王俊凯循着声音走过去,雪白的仙贝堆里卧着一个小毛球,一耸一耸正吃得起劲。


 


 


肉呼呼,肥嘟嘟,是一只比鹿仙贝更白的胖兔兔。


 


 


仙贝堆被小家伙吃得凹下去一个角,王俊凯放轻步伐,双手捏着布袋的两角预备袋中捉兔。可惜小家伙异常警觉,上方阴影覆下,动作一停耳朵一竖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撒腿朝反方向蹿去。


 


 


砰,撞墙。


 


 
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,”袋子被扔到一旁,“好蠢呐。”


 


 


晕头转向的小兔子被轻柔地捧起,从头部开始,王俊凯耐心地给兔兔呼噜毛。小尾巴也很可爱啊,王俊凯想,毛乎乎的一小团让人抑制不住揪一下的冲动。


 


 


兔兔被揉成了一只扁兔兔,王俊凯抱着它回前厅向老板娘炫耀——至于鹿仙贝嘛,留着当兔兔明天的早餐好了。


 


 


“挺好,明天能加菜了,”老板娘灭掉手里的烟,“红烧兔头。”


 


 


嘤。


 


 


兔兔仿佛听懂了什么,吓得直往王俊凯怀里缩,“不怕不怕...我是厨师,不会把你吃掉的。”


 


 


嘤嘤。


 


 


清酒果然被端菜大叔喝得一干二净,浑身酒气嚷嚷着要拿兔兔做下酒菜。王俊凯把兔兔放到榻榻米上,屁股朝外,大叔伸出罪恶的双手要揪兔兔尾巴——


 


 


嘤嘤嘤!


 


 


兔兔朝前一扑,摔进榻榻米的小格子里。


 


 


王俊凯狠狠敲打大叔的后背,心疼地捞起他的兔兔。尾巴是敏感部位吗?反应好大啊。


 


 


“俊凯,明天的菜谱你看这样行吗?”


 


 


眼见揽客姐姐涂着红色甲油的手就要自然地搭上小厨师的肩膀,兔兔伸出小爪子抢先占据了那个地方,歪着头趴在王俊凯肩头伸懒腰。


 


 


划掉麻辣兔头,“嗯,可以的。”


 


 


刷碗小哥送走最后一位食客,回厨房一看,感叹道:“老板娘你这是捡了个什么宝啊。”


 


 


处女座的小厨师,早就把盘子刷的亮晶晶,整整齐齐地摆在橱柜里呢。


 


 


怕一个不留神兔兔就被大叔做成“红烧兔头”,也怕半夜翻身把小家伙压死,兔兔被王俊凯放到了房间里的布艺小沙发上。夜半急雨,王俊凯起来关窗,迷迷糊糊瞧见沙发上的一小团变成了一大团——


 


 


天哪,一个穿着他衣服的少年。


 


 


要不是小毛球和长耳朵的提示,王俊凯险些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。一道惊雷劈下,沙发上的少年揉了揉眼,光着脚朝王俊凯走过来。


 


 


“你醒啦。”


 


 


“你...你是我的兔兔吗?”


 


 


少年望着他笑,两颗货真价实的小兔牙出来兜风,“是,不过我不叫兔兔,我叫王源。”


 


 


于是王俊凯的兔兔,哦不对,王俊凯的王源就留在了居酒屋,做小厨师的配菜工。没有人打听这个少年的来历,这是居酒屋约定俗成的规矩。在这里工作的每个人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,王俊凯只知道老板娘和端菜大叔是多年的好友,至于其他人——他不关心也不在乎。


 


 


菜做的好吃,能给食客带来满满的幸福感,就足够。


 


 


“您好,中午吃饭了吗,来我们店吃顿饭怎么样?”


 


 


王源糖果味的笑容比揽客姐姐的风情万种更吸引人,年轻的女孩子多起来,生意十分红火。小厨师偶尔探出小脑袋盯着送餐的小助手许久,末了只弱弱地开口“好吃吗”。得到肯定的回答会松一口气,宛若一只求表扬的傲娇猫咪,“这些都是我做的,是不是很厉害?”


 


 


“厉害厉害。”


 


 


阳光映着少年干净的面庞。八重樱飘落,你的世界只剩下一个他。


 


 


“你是妖精吗?”


 


 


王源很嫌弃地撇撇嘴,“才不,我是神仙。”


 


 


“啊,神仙什么的,可以随便下凡?”


 


 


忙了一天,天不亮去采购、配菜、招揽生意、刷盘子,王源困得上下眼皮如胶似漆。半梦呓式哼哼:“我有任务的...”


 


 


“是什么?”


 


 


“秘密。”


 


 


肯定不会是吃光后屋的鹿仙贝这么简单,王俊凯默默吐槽。


 


 


店里的女食客越来越多,一半是王源拉来的,一半慕名来看王俊凯。


 


 


此前小厨师营业时间未曾踏出后厨半步,仿若坚守战场的士兵。王源来了之后,不仅时常能在前厅碰见他系着围裙转悠,快打烊甚至会捞起吉他深情吟唱,声音磁性且悠扬。居酒屋的最后一位食客一传十十传百,自此人们光临时,多了一观木屋町最帅情歌王的心愿。


 


 


“老板娘,你没加蜂蜜吗?”王源一口柠檬水喷出来,好酸。


 


 


“小可爱,你是不是闻不到自己身上的醋味?”


 


 


年轻人啊,老板娘再次感叹自己的聪慧,期待酸味变成酸臭味的那一天。


 


 


日子按了快进键,樱花败掉,归泥化尘。五厘米的速度,用尽全力奔跑,两颗心要多久才能靠近?


 


 


王源最近越来越多时间维持兔子形态,恹恹地趴在王俊凯腿上小憩。问他只回春夏之交容易困觉,别的再也不肯说。


 


 


“我要走了。”


 


 


老板娘抬抬眼皮,“工资明天结,还回来吗?”


 


 


“治好他,就回来。”王俊凯摸摸怀中了无生机的小兔子,情绪低落。


 


 


“他没病。”


 


 


“???”


 


 


“不信你揪下尾巴。”


 


 


王源红着脸,触手可及的皮肤滚烫。


 


 


王俊凯高兴道:“你变回来了!”


 


 


“嗯...”可温度过高,原本奶白色的肌肤比王俊凯大红色的运动裤更为艳丽。


 


 


“发烧了吗,你怎么了...”


 


 


“别碰我!”


 


 


尾巴是开关,敏感点的开关,只能被喜欢的人触碰,这是每一只兔兔仙一出生就被教导的头等大事。王俊凯喜欢他吗?王源搞不清楚,第二件事是他现在正经历的,该死的一年一度发情期。


 


 


他身上凉凉的,靠上去好舒服...不行不可以,你之前变回去是为了什么,你这样做等于前功尽弃...


 


 


怀里搂着不安分的暖宝宝,不知轻重四处亲亲蹭蹭,王俊凯向老板娘投去求助的目光。


 


 


“喂他喝点柠檬水。”老板娘恨铁不成钢。


 


 


再次醒来的时候,是在王俊凯房间里。衣服好好的穿在身上,王源忽然有点泄气,他大概是被单相思对象摸了尾巴吧。


 


 


委屈有如山呼海啸般扑面而来,果然存有私心的结局只能是自食其果。兔兔仙下凡的神秘任务,是帮助来到人间见到的第一个人寻觅真爱。见到王俊凯的第一眼,王源不得不承认,根本不想做他爱的使者。王俊凯太温柔了,王源小声反驳,在此之前,我可以偷偷霸占这个人几天吗?


 


 


另一个声音说,那你小心自己会爱上他啊。


 


 


“你没事了吧。”王俊凯推门而入,手里端着一杯柠檬水。


 


 


太犯规了,最普通的宽松款居家运动服,都能被这个人穿出T台感。王源给他推了推快掉下去的眼镜,接过柠檬水,小口小口啜饮方便不时抬眼偷看。


 


 


王俊凯犹豫了一会儿,开口道:“你尾巴...”


 


 


刚刚放晴的心情加速转阴,王源低下头,为什么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啊...


 


 


“老板娘跟我说,摸了尾巴要负责。”


 


 


“让我对你负责吧。”


 


 


他的小兔仙,圆圆的杏眼一眨一眨发射可爱光波,接连击中刚表白完正羞涩的某人。于是不要脸地要求:“我能...再摸摸那里吗?”


 


 


嘤。又变回兔兔形态了。


 


 


彩蛋1:


 


 


“柠檬水这么神?”端菜大叔抿了口,酸倒牙。


 


 


“垃圾,糖分本来就不在水里啊。”


 


 


老板娘在近期购物清单上,划掉蜂蜜这一项。


 


 


彩蛋2:


 


 


“为什么你兔子形态这么胖,变成人却这么瘦?”


 


 


王源戳戳肚皮上的软肉,“大概是因为我白吧。”


 


 


所以冬天更肥是起静电炸毛?



评论

热度(424)

  1. 小野-王加王-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萌到我了!